卡鲁的Karretjiemense

他们的祖先是桑人(布须曼人)和科伊人—在南非的古老民族。他们在星空下睡觉,在南非的内地大卡鲁的小道上行走,为当地大量的禽畜饲养场干活。他们把自己称为Karretjiemense—驴车人。

当你沿着大卡鲁的公路旅行时,很可能遇见一家人坐在驴车上,缓缓地向地平线的方向驶去。

大车很适合吉普赛式流浪的生活,全家的财产都小心地保藏在车上。夜晚,他们安顿在农场,或者旅途较长的话,就安顿在路边。有些人把公路称为langplaas—“长长的农场”的意思。还有的人称它是gang—“走廊”的意思。

这些就是卡鲁的karretjiemense—驴车人。出于天性和需要,他们四处流浪。他们的祖先是这片干旱土地上最早的种族:说科伊桑语系的桑人(布须曼人)和科伊人。

最初,科伊桑人是这块地方的游牧民族。后来为了金钱和食物,他们成了农场工人。然而,他们仍然是流动的,使用经典的驴车作为他们的篷车。

如果运气好,karretjiemense仍然能为禽畜农场主工作。在剪毛季节,他们的剪刀是棚屋里最忙的。年轻人也学习巧妙的跨越栅栏手艺,这项服务仍然十分受欢迎。

然而,时代变了,对吉普赛式剪羊毛者的需求在下降。很多卡鲁农场主开始培训他们的长期工作人员,或者从索莱托和前特兰斯凯雇佣专业剪羊毛团队。

尽管这个小的流浪群体面临很多社会挑战,但是就像不断翻转的风力抽水机一样,他们变成了南非内地卡鲁的象征。视觉效果上特别出人意料的是,从远处看,拥挤的卡鲁驴车是公路的浪漫缩影。

然而,这些底层人民由于贫困和酗酒,往往处于社会边缘,公路变得越来越局促狭窄。很多人来到卡鲁村庄的有色人种居住城镇生活,却没有工作。


你知道吗?

很多karretjie家庭定居后,仍然养驴、使用手工打造的大车。